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論文庫列表

最新論文發表

14.從星雲大師對於人間佛教的體認談人間佛教的生命教育

14.從星雲大師對於人間佛教的體認談人間佛教的生命教育

為了避免「法久則生弊」,對於佛陀的本懷必須有如實與深切地了悟與體證,星雲大師引證六祖惠能大師所開示的「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以及太虛大師所強調的「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現實」,以確實引導佛弟子回歸佛陀的本懷。

15.對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理論、實踐的認識── 星雲大師法語中的儒教性

15.對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理論、實踐的認識── 星雲大師法語中的儒教性

今年夏天七月下旬,哈佛大學出身、著名的玄覺法師在自己的臉書上激烈的批評韓國佛教,說韓國佛教是只認錢財的祈福佛教,聲稱自己將來與韓國佛教絕緣。同時他指出,韓國佛教是重視上命下服儒教的習慣,國籍不平等,男女不平等,無視信徒和居士,追求祈福信仰;因為如此,不少外國法師們失望而離開韓國佛教,或者還俗。筆者基本上同意他的觀點,筆者曾經探討過有關韓國佛教的某些弊病。然而台灣「人間佛教」也是吸收儒家文化,重視一些儒家傳統,但是台灣佛教的形象與韓國完全相反,台灣人間佛教樹立了尖端佛教形象、與時俱進的佛教、人民的佛教;韓國佛教則是祈福佛教、老人佛教、山林佛教的保守形象。筆者認為,與韓國佛教比較,台灣人間佛教最大的優點是「性別平等」和「僧俗平等」,錢財管理透明,教育重視等。在此因篇幅的關係不一一介紹,這裡初步探討星雲大師法語中的儒教性。

16.近代禪學建構與現代化敘述:關於人間佛教研究未來發展的思考

16.近代禪學建構與現代化敘述:關於人間佛教研究未來發展的思考

本文擬對近代以來,關於臨濟及其《臨濟錄》的研究作為例子,對近代禪學建構中,
表現在方法論上的「現代化敘事」傾向進行反省性檢討。其中,具體擬以胡適和柳田聖山
的研究作為主要討論對象。同時期望通過本文的探討,能夠對人間佛教研究的未來發展提
供一些思考。

17.「至福」與 「圓滿」——「人間佛教」的跨宗教文化整合與歐洲「佛光會」的使命

17.「至福」與 「圓滿」——「人間佛教」的跨宗教文化整合與歐洲「佛光會」的使命

在當今全球化加劇、跨宗教文化交流日趨頻繁的今天,「現代性」面臨危機,其合法性不僅遭受質疑,且需要在一更大的全球文化視角下審視。職是之故,在當代處理東西方思想文化之整合,對中國思想傳統予以擴解之時,我們當有一新的思路與一更宏大開放的視野。對此,由星雲大師開創的佛光山「人間佛教」運動已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值得我們作深度的理論反思。

18.從星雲大師身上看到佛光山的管理風格

18.從星雲大師身上看到佛光山的管理風格

舉凡生活中的事事物物,只要牽涉到選擇、決定,就必然要涉及「管理」的工作。大要地說,﹁管理﹂有三個重要的部分:第一,選擇想要達到的目標,並且妥善運用環境因緣,訂定達成目標的程序、進度,稱之為計畫;第二,根據計畫所預定的內涵,運用資源、領導人力、掌握進度、隨時應變,以有效達成計畫的目標,稱之為執行;第三,將實際完成的結果對照計畫預定目標,分析檢討,稱之為考核。本文不在於敘述星雲大師對於「管理」的言論和主張,而是專注於觀察星雲大師對於「管理」的實踐與成就。

19.人間佛教之「人間」意涵

19.人間佛教之「人間」意涵

星雲大師在〈中國佛教階段性的發展芻議〉一文中,談到佛教在中國的發展,可以分成六個階段:一、東傳譯經時期(秦漢魏晉時期)。二、八宗成立時期(隋陳李唐時期)。三、禪淨爭主時期(五代趙宋時期)。四、宮廷密教時期 (元明皇朝時期)。五、經懺香火時期(滿清民國時期)。六、人間佛教時期(二十世紀以後)。
大師曾經表示:「人間佛教就是『佛教』,佛教就是『人間佛教』。」既然佛教就是人間佛教,大師為何要強調「人間」二字,以「人間佛教」來說明二十世紀後中國佛教重要的發展歷程?以下僅從「佛陀其人」、「歷史發展」、「現實社會」、「因緣和合」四
點來論述「人間」之意涵。

20.「佛教社會」與「德化政治」——以星雲大師的佛教社會思想為中心

20.「佛教社會」與「德化政治」——以星雲大師的佛教社會思想為中心

本文依據星雲大師有關人間佛教社會思想的核心論述,集中討論以佛光山人間佛教模式為基礎的發展宗旨與核心理念,集中展現星雲大師有關佛教社會、德化政治的基本理念,為人間佛教的進一步發展提供遠景藍圖,乃至建構一個圍繞著佛教社會、德化政治為核心價值理念的、全新的人間佛教理論體系。

21.人間佛教的變與不變

21.人間佛教的變與不變

從公元前二年大月氏使者伊存在長安向中國人景盧口授《浮屠經》開始 ,佛教在中華大地已經走過了二千多年的發展歷程。縱觀這二千多年的歷史,我們發現有一個內在的主脈一直支撐著中國佛教基本框架,引領著中國佛教的發展走向,彰顯著中國佛教歷史發展的內在邏輯。

22.佛光山事業中的《維摩詰經》精神

22.佛光山事業中的《維摩詰經》精神

《維摩詰經》在大乘經典中,扮演了回小向大,從聲聞乘到菩薩道行的關鍵角色,其中根本精神,就是與眾生接觸。眾生在哪裡,菩薩的國土就在哪裡。從淨土的觀念而言,是動詞的淨化國土,而不是名詞的某個可以前往的清淨的國土,亦即菩薩道行者,自己修
行,而且是要與眾生接觸,協助他人開啟智慧,解脫煩惱,這樣才是真正的修行法門。此時的菩薩道行者,可以是四地以上超三界的菩薩,也可以是六道中的菩薩道行者。經中所論,多半是以超三界的四地以上菩薩的行止為內涵,這樣才能有與聲聞和辟支弗的差異對比的意味在。但是,這樣的菩薩道精神,卻是要給三界內六道中的菩薩道行者作為學習的宗旨,因為這個群體是所有有情眾生的集合體,即便是超三界外的菩薩與佛,也會以意生身的狀態在此三界內活動。

23.論佛光山人間佛教的圓融性

23.論佛光山人間佛教的圓融性

人間佛教是近代以來在中國展開的一種佛教信仰與實踐的新形態,其關注人間,關注生活的理論闡釋與實踐向度,為傳統佛教開出新的發展方向,成為當今佛教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佛光山作為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教團,其遵從「佛說的」、「人要的」原則,不忘初心,深入世間,打通入世與出世之間的鴻溝,在亞洲及世界範圍內都產生了重要的影
響。從星雲大師的思想及佛光山人間佛教的實踐看,人間佛教之所以能夠為不同地域與種族的人們所接受,在世界範圍內推廣和傳播,同星雲大師弘法過程中的圓融方法與境界是密不可分的。這條圓融原則既有教義上的根據,也有實踐上的創新和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