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八期

最新論文發表

人間佛教的展望

人間佛教的展望

二十世紀二○年代後期,太虛大師(一八八九-一九四七)針對明清以來傳統佛教的積弊,提倡以重視人生和改善人生為基礎的人生佛教,為此而奮鬥了一生。此後,太虛大師的 弟子和受到他影響的人們,又進而提出強調社會現實性的人間佛教的思想。進入八○年代,海峽兩岸的佛教界和其他華人居住的地區,都積極提倡並且實踐人間佛教的思想,同時有更多的學者對此展開進一步的研究。人間佛教的提出和付諸實踐,代表著中國佛教已進入新的重建過程,正在適應現代社會巨大的變革。展望未來,人間佛教將怎樣發展,呈現怎樣的面貌,對社會將產生什麼影響,是人們所關心的問題。本文僅據所掌握的部分情況,從史學角度作些預測,並以此向專家讀者請教。 未來是現在的延伸,未來的人間佛教是現在人間佛教理念的繼續實踐,我們更應廣泛地推廣,並進一步充實和發展人間佛教的思想。

佛教史上的改革創見大師(下)

佛教史上的改革創見大師(下)

本文的主旨,即希望透過古今高僧大德,舉凡在弘揚教義、改革教制、從事社會教化有建樹者,以他們的行誼做為今日佛子學習的榜樣,希望大家奮起,勇於改革,不革新則佛教 無以進步。

論中國佛教的主要社會功能

論中國佛教的主要社會功能

八○-九○年代,海峽兩岸都曾掀起一陣「韋伯熱」。由於西方社會現代化先行一步,因而對西方學說不能老是「熱」過一陣就完,介紹之後,堅持長期的批判、吸收、消化更為必要。正如沒有魏晉南北朝幾百年對印度佛學的消化,就不會有隋唐中國佛學的繁榮。本文為韋伯宗教社會學縱深系列研究之一,旨在借鑑現代宗教社會學的功能主義方法論,深入研究中國佛教的主要社會功能,糾正韋伯提出的宗教類型學方法的不足,並批評其某些涉及佛教根本的論斷。從宗教核心的一項社會功能──心理功能入手,本文對佛教的倫理教化、慈悲濟世、文化交流等主要的社會功能一一作了與其他宗教的比較探討,肯定了中國佛教對維護古代社會穩定、進行社會整合的重大作用,也強調了由於佛教在社會上處於邊緣地位,這些作用的實際發揮受到了相當限制,指出了由於民俗信仰與宗法制的污染,明清以來的佛教對社會亦有消極作用。最後,點明與現代社會發展優先(相對於穩定而言)的趨向一致,佛教的社會功能也正處在轉型之中。而且,促進社會改革與發展的功能也是佛教本就蘊有的,決非強加。

佛教思想與現代社會

佛教思想與現代社會

佛教是世界宗教中思想內容較為豐富的一個教派。它在兩千多年前產生,發展到現在,仍在世界上不少國家或地區興旺發達,在總體上說充滿了發展的生命力。佛教不僅在古代影 響了眾多人們的思想,而且在當代社會中仍起著重要的作用。本文擬就佛教的一些基本思想觀念及其在當代社會中的影響、意義等問題簡要地提一些看法。

藏傳佛教在元代政治中的作用和影響

藏傳佛教在元代政治中的作用和影響

一般認為,藏傳佛教對於蒙元時期政治產生過極其重要的歷史作用,主要在兩個方面: 一是促進蒙藏聯盟;一是促進藏族地區納入元朝中央治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於是,有元一代對藏傳佛教崇奉有加,彷彿是順理成章,無可非議之事,使人們大多忽略其在元代社會政治中產生的消極影響。本文據有關漢藏文史料,對元代藏傳佛教的歷史功過重新作一簡要闡述,認為藏傳佛教在蒙元時期對於促進蒙藏聯合、促進藏族地區納入元代中央政府治下固然有功,但在元代政治中始終產生著不可忽視的消極影響。這種影響是導致元代過早衰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從天台智者大師的圓頓止觀看病裡乾坤

從天台智者大師的圓頓止觀看病裡乾坤

現實生命似乎不免有煩惱、病患與種種痛苦,然而生命必然如此嗎?抑或可以有另一番氣象與風光?基於此種思惟與反省,本文主要是從現實生命中之身心病患與生死問題切入,以探討天台智者大師所倡之圓頓教觀,對於現實生命所可能提供之特殊觀解態度,以及由之而引發之轉化作用。當然,除了關懷生命轉化的可能途徑之外,本文同時亦企圖對於天台圓教義理、觀行與生命實踐、修證作整合性的闡明。

關於宋代寺院的轉輪藏

關於宋代寺院的轉輪藏

筆者過去一直對於寺院經濟這一課題有濃厚的興趣,因此,撰寫的文章多與這一主題有關。其中有關寺院經營的事業就忽略了火葬這個行業。事實上,由佛教寺院來經營火葬場,不僅在宋代以來即存在,就是目前的台灣寺院也還有這樣的情形。這是當初撰寫〈中國的火葬習俗〉一文時還不知道的事。除了忽略火葬為事業項目外,也不知道轉輪藏亦是宋代佛教寺院的收入項目之一。這就是撰寫本文的目的。

洞山良价與曹洞宗風

洞山良价與曹洞宗風

洞山良价(八○七-八六九)禪師,上承藥山、雲巖家風,下有曹山、雲居舉倡,使洞上玄風遠播天下、曹洞一宗綿延於今。其博採眾說、妙思獨運,家風宛然,有超師越祖之談;宗旨分明,含通天徹地之機。妙旨玄奧,難以言傳;宗史冥迷,可假語辨?今偎以淺識,妄測聖意,以就教於諸方。

從秀才天子到皇帝菩薩─論蕭衍的宗教信向與治國歷程

從秀才天子到皇帝菩薩─論蕭衍的宗教信向與治國歷程

古來人君或以荒淫殘暴,或以窮兵黷武,或以怠忽政事而亡國喪身,像梁武帝蕭衍勤治理、修文教、行仁義、斷酒肉,招賢納諫,到晚年卻落得被圍餓死,以開國之主幾成為亡國 之君,是絕無僅有的例子。論者或歸於佞佛而勞民傷財,或歸於寵勳太過、御下太寬,或歸於治民嚴苛,或歸於忽略治術,或歸於委任群倖,或歸於疏簡刑法,或歸於武備不修。本文以張溥所輯《梁武帝集》為據,探論其自儒趨佛的經過和由盛轉衰的原因。

慧遠大師早期生平尋蹤

慧遠大師早期生平尋蹤

在中國古人的意識中,鳳凰的不凡往往在於其「能通天祉,應地靈,律五音,覽九德」(《韓詩外傳》卷八)。這種靈鳥正概括地象徵著人之英傑的素質。其中「應地靈」之說涉及人才與地緣條件的關係,古來更有「地靈人傑」的表述。提起東晉高僧釋慧遠的名字,人們通常首先會想到其人格與事業最終成就之地──廬山。廬山與慧遠的相遭,恰如「鳳凰之性,非梧桐不止」一般,幾乎成了人地交美的最佳範例。不過,作為慧遠的誕生地,雁門這個在秦朝最早立郡縣制時就已如此命名的古郡,也因慧遠與它的親緣而增添出一抹令人神往的人文光彩。不知是出於對人傑的愛重,還是出於對地靈的感念,後人也頗能記取慧遠與雁門的自然聯繫,因而在相關的詩中有所謂「雁門僧」或「樓煩大師」之稱。如唐代白居易詠道:「不覺定中微念起,明朝更問雁門師。」 (〈正月十五日夜東林寺學禪偶懷藍田楊主薄因呈智禪師〉)北宋‧釋懷悟〈廬山白蓮社〉詩曰:「晉室陵遲帝紀侵,群英晦迹匡山陰,樓煩大士麾塵尾,十七高賢爭扣几。」從雁門起步的他,經歷了遊學許洛時期,從而展開了不尋常的求學與勵志的人生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