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1976年佛學研究論文集

最新論文發表

01.叢林制度與禪宗教育

01.叢林制度與禪宗教育

叢林制度延續千年來禪門教育一貫精神。律儀是佛所制,是佛教僧團制度的根本,而叢林清規的淵源,乃從律儀制度演變而來。本文分別從佛教中國化的起源、禪宗幾位大教育家、叢林的制度規範、禪宗的根本精神、百丈清規簡述等面向來論述叢林制度與禪宗教育。 佛教中國化,在佛學理論及僧眾生活制度起了革命性的?迪作用。唐宋以來,歷代禪門馬祖道一、百丈懷海等教育大師帶給文化知識分子人格教育影響很大。叢林制度是佛教最完整、最優良的制度。而禪宗的根本精神所重實用反玄想的思想為最特色,「佛語心為宗,無門為法門」說明禪學的根本精神。《百丈清規》保持佛教傳統,蔚成中國佛教的傳統家風,具今日民主制度風格及大同世界的理想,實有研究必要。

02.天台宗之衰微與中興

02.天台宗之衰微與中興

本文摘自《佛性與般若》中天台部部份章節。天台宗自智者開宗,遠紹印度之龍樹,近承本土之慧文與慧思。初唐盛唐時期華嚴與天台居中國佛學之正宗地位,而天台復是正宗中之正宗也。
天台宗自荊溪而後,歷世無顯達者,至唐未五代時,傳至螺溪義寂,始有復興之機緣,始於吳越忠懿王閱《永嘉集》,義寂遂勸王遣使往高麗求取天台章疏,爾後輯錄《天台四教儀》。四明知禮中興天台教者,而天台教之中興與高麗方面有重大關係。知禮中興天台有二義:一、盛闡智者與荊溪之原義,二、辯破山外諸家之謬誤;因辯破山外諸家,天台教義得以重明,遂知禮得天台之正宗。

03.唯識三十頌之研究

03.唯識三十頌之研究

《唯識三十頌》將《解深密經》至《攝大乘論》中許多唯識大綱歸納外,增加所久缺之「變異」與心所論;另補充了「轉變」的思想,將此種思想連結於「識」,而使成為唯識的專用名詞則始於世親。
本文為易於學者比較對照漢傳與藏傳《三十頌》文起見,特將玄裝、安慧、真諦等三人之譯品抄錄以供參考。玄奘翻譯世親之《攝大乘論釋論》時,依護法說從事翻譯,故其譯品存有許多疑問。真諦是學習護法以前的唯識學,而後到中國翻譯並講解唯識學,故其說法自與護法說不同。綜觀三人之譯(漢傳與藏傳),對唯識哲學看法出入甚多,尚待學者研究與發明。本論文,不過是?磚引玉之作,但願國人,對唯識學有更進一步的認識,而作一客觀的比較研究。

04.唯識的宗師、教育的人師──歐陽竟無大師的學養與教育

04.唯識的宗師、教育的人師──歐陽竟無大師的學養與教育

本文乃筆者近來讀歐陽大師有關著述因緣、及梁漱溟先生對其有關的著述,以及唐君毅教授提及之文等,從不同的角度來認識大師。分別就大師的身世及一生勤學苦學紀實、籌辦內學院、法相大學之理想與經過,及大師唯識之學的論述與其修學切要法,精選條列出,對於讀者有真切的幫助。
此外,大師以依五論六義述對唯識學之特殊成就。以五論見其唯識學之獨造精深,揭唯識法相宗之綱領精義;又述六義,師、悲、教、戒、定、學,以見唯識法相學全體大用之法則。另大師對中華文化及哲人之深契,實有特殊之指點,可以為法程。總歸大師之學,有體有用、修學互資、有博有約,對於唯識學雖重玄奘本,然經折中、修分、特重,而又是一種精神、一種啟導、一種新義。歐陽大師,實為唯識的宗師、教育的人師。

05.龍樹的共相論

05.龍樹的共相論

「共相」是從客觀事物中抽象出來的普遍形式,本文以龍樹對於認識的客觀形式之歸納,為其「共相論」之探討。龍樹的共相論思想,就筆者探索所得,主要發揮於《大智度論》卷卅二釋「如、法、實際」的段論文。
關於龍樹的共相論之研究乃是要從一切「分殊的共相」之中,歸納出「基本的共相」,與其「範疇論」作呼應。而「九大基本共相」在《大智度論》中,龍樹未對此直接有所發揮,本文旁引《法華經.方便品》的「如是說」以為會通對解。

06.華嚴法界觀法的構造及其特質

06.華嚴法界觀法的構造及其特質

本文針對華嚴祖師們,對於觀行實踐法門的特質,略加詮述:
初祖杜順,開顯實踐修行的觀門,建立三觀,而其「五教止觀」為體現華嚴玄旨,為華嚴五教的根據。二祖智儼,更致力於性相的融會,繼初祖實踐的觀門,闡揚十玄無盡的理論,在初祖觀行之上加以教理,而使教觀雙備。三祖法藏,承繼前二師遺規,建立一乘圓教的無盡法界緣起,其教相即觀法的實踐論,為華嚴的根本宗趣。
四祖澄觀,闡啟圓融不礙行布,行布不礙圓融;又融攝天台教風,交映千門,融治萬有,盡法界之術悉備無餘。五祖宗蜜,得《圓覺經》而悟圓頓教理,實踐觀行在於教禪一致論。故澄觀與宗密,乃將實踐視為媒介,推演事理不二的法門,使臻於事事無礙圓融無盡的實踐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