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三十五期

最新論文發表

中國文化與五乘佛法──二○○六年三月十九日講於嶽麓書院

中國文化與五乘佛法──二○○六年三月十九日講於嶽麓書院

在人間佛教的思想理念中,只有「中國化」,沒有「去中國化」,所謂「大海不厭細流,泰山不辭土壤」。人間佛教以「菩提心」為中心,菩提心就是「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精神,像儒家的「仁道」、道家的「無為」、耶教的「博愛」、穆斯林的「真主」,如果彼此能夠再相互融和,共同往和諧的目標邁進,未來必定能為中國文化的內涵,增添亮麗絢爛的光彩。 總結今天的主題,我認為人間佛教是包容「五乘」的宗教,是尊重融和的宗教,人間佛教是愛國愛教的宗教。人間佛教主張家庭就是佛堂、社會就是道場、有心人都可以成為信徒;人間佛教不但融和了諸子百家,甚至融和了過去的中印思想,把傳統與現代緊緊的結合,現在更涵蓋了世界所有文化的精髓。因此,中國文化唯有融入人間佛教的精神意蘊,未來舉世文化將無能超越其上,這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佛光山「佛教音樂」實踐歷程之研究(上)

佛光山「佛教音樂」實踐歷程之研究(上)

在台灣要談佛教的弘化發展與文化建構,少不了與「音樂」的關聯。本文乃以佛光山「佛教音樂」實踐歷程為例,來探討其佛教音樂實踐內涵與帶來弘化之機制。 佛教以音聲作為眾生瞭解自我、建構自我的基本元素之一,乃佛教服膺於其宗教文化與教義而產生之特有的音樂思想體現,看似矛盾與對立的佛教音樂思想,其實側重於對其宗教精神內涵、落實宗教目的之掌握,因此,音樂操作能否傳遞其宗教教義、符合其宗教正智正道的啟發是佛教首重。而佛教的音樂組成建構於其教體論、善聲離欲與音聲緣起的觀點,落實於宗教實踐、度化眾生與教義傳承等功能,衍生出梵唄等宗教儀式的獨特音樂特質,完成其為教體的宗教使命。 星雲大師致力將人間佛教透過音樂傳播,實現大眾性、普及性、喜樂性的生活佛教功能,而建構起「弘法利生」、「經驗平台的建構」與「傳統與現代融和的多元運用」等屬於佛光山「佛教音樂」的實踐精神。它承自佛教義理而衍生為多方位的現今佛光山佛教音樂實踐的內容,即:運用傳統佛教音樂的聲文俱得之特質與可參與的展演型式,透過梵唄儀文的內涵、梵唄的文體與音樂型式、梵唄的音響組成,引導眾等親身參與於唱誦儀軌進行之時,同時自我觀照並邁向三業清淨之境為其一;但也因為體察到眾生根器差別的需求面,因而施設一宗教能夠多管連結社群功能的新形式佛教音樂,其結合佛教理性與感性認知,將佛教教理所要闡述的人生真理與修行方向透過創作佛曲之形式,以現代化、大眾化的設計手法,使用人人可懂的音樂傳道,是其二;另,千年來梵唄的場合性的局限,是造成其無法普及的原因之一,因此星雲大師成立「佛光山梵唄讚頌團」,帶入新的成員與觀眾共同參與其建構,使傳統梵唄音樂實踐掙開場合性的局限後,讓它的教化功能更具體普及是其三。 以此,從佛光山佛教音樂實踐歷程觀之,筆者發現:佛光山為了讓佛教易於為當代人們所接受,故在以「佛教音樂」為橋樑的同時,亦積極而主動地建立起一邁入世間、面向群眾的傳道態度;其次,它建構一套適應於眾生根器之豐富的宗教音樂系統,提供了適合於不同社會階層的多樣音樂形式,作為入道方便與究極實踐,據此,它緊密地聯繫寺院(僧人)與社會的關係,因而為佛教開創一個全新之文化再現領域與帶來佛教文化的建設,乃佛光山「佛教音樂」的實踐為台灣佛教文化及弘化所帶來的創新意義與價值。

觀音經變與敦煌莫高窟寺院講經之蠡測

觀音經變與敦煌莫高窟寺院講經之蠡測

敦煌學的發展,在佛教藝術研究方面,以「經變」最為稱著,而文學研究則以「變文」最受矚目。至於「變相」與「變文」相互關係的研究,也時有所見,儘管論點容有不盡相同,然大都從佛經轉變為圖畫、講唱文,或題材演繹等關係來立論。 本人以為石窟寺院是佛教的實體,集建築、塑像與壁畫為一體。建築的形制,既有功能的考量,而寺院功能也受石窟形制而制約。因應寺院功能的需求,石窟壁畫的布局、內容的繪製與安排也就有所不同。 本論文嘗試從莫高窟四十五窟的形制、壁畫內容,結合敦煌文獻來探測唐五代寺院講經的情況。特別是透過南壁「觀音經變」及其榜題,並結合敦煌發現的各種觀音經變掛畫、敦煌寫本《繪本觀音經》等相關文獻,透過功能分析與實際使用情形,探究唐五代敦煌寺院的活動與功能;蠡測寺院壁畫與俗講的關係。

藏傳佛教六字觀音像研究(上)

藏傳佛教六字觀音像研究(上)

六字觀音是藏傳佛教造像中最為流行的樣式之一,藏人相信西藏是觀世音菩薩教化之地,六字觀音的供養自西藏後弘期開始就廣為流行,以往學者對這一現象投入了極大的關注。 但筆者在調查中,發現這一為人們所熟悉的造像在名稱與造像樣式上,存在一些以訛傳訛的誤識,為此本文通過對相關經典的疏理,對考古發現及圖像文獻進行排列後,就這一造像的名稱與樣式兩個方面,進行文本與圖本的對比分析,以確定這一觀音身形正確的圖像學名稱、曼陀羅樣式與經典出處。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五)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五)

佛光山早期提出人間佛教的宗風時,不僅不為人認同,甚至還有人譏諷為膚淺,甚至受到各種排斥、挫折。然而,在今天無論是兩岸都在提倡人間佛教,乃至日、韓、還有南傳佛教的泰國、柬埔寨、斯里蘭卡也日漸重視人間佛教,尤其在星雲大師的努力下,無論從亞洲到歐、美、澳、非各洲,凡是有佛教的地方,都在慢慢覺醒,一致響應人間佛教,佛教今日蓬勃發展的情況,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在全球各地都獲得了創造性的成功發展。 從二十世紀初太虛大師提出「人間佛教」的理念至今,人間佛教經過了將近一個世紀的發展,星雲大師為適應「今時今地今人的實際需要」,因應每一個歷史發展階段的客觀要求,將「人間佛教」界定為「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有助於幸福人生之增進的教法。 以現實人生為基點,從人們的切身問題出發,透過菩薩道的實踐,調合出世與入世的佛法,自利利他,自度度人,自覺覺人的人間佛教」。顯然,這理念非常迎合現代人們的需求,特別貼近現實的生活。加上星雲大師以創新的傳教方式,讓佛教走出迷信的刻板印象,深入社會各階層,並與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接軌,此舉不僅促進了人間佛教自身的發展,在弘法利生及各種事業上廣為人類服務的同時,也受到了人們普遍的接受與肯定。

略論唐宋時代的「隨求」信仰(下)

略論唐宋時代的「隨求」信仰(下)

初唐時期,密宗在中國漢地醞釀。盛唐以後,由於「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不空的弘傳與開拓,密宗成立並流行一時,許多信仰形式並逐漸滲透入其他佛教宗派以及社會各階層,最著名的如佛頂尊勝信仰、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羅尼等迅速普及。事實上,大隨求菩薩及其真言也是相當流行的密宗信仰之一,由於歷代密宗大師的奉持、宣揚,使大隨求信仰與大悲、尊勝等信仰一樣風靡一時。由於會昌滅佛與黃巢之亂的兩次嚴重性的打擊,特重事相儀軌的密宗逐漸沒落以致失傳,但一些信仰形式卻一直延續到宋代乃至更長遠。大隨求陀羅尼信仰的流傳遍及中國大江南北,從西域、河西敦煌、都城長安、河北洛陽、幽州房山到揚州、杭州、台州乃至四川成都可以發現隨求信仰的痕跡。本文試圖通過對隨求信仰及其諸種形態的考察,以說明唐宋時期尤其是唐五代密宗隨求信仰的流行及其信仰形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