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三十四期

最新論文發表

宗教與和平──二○○六年三月廿六日講於國際自由宗教聯盟世界大會

宗教與和平──二○○六年三月廿六日講於國際自由宗教聯盟世界大會

這次會議的主題「宗教與和平」,旨在透過宗教交流,落實世界和平,不但符合當代的思想潮流,同時也指出宗教對於世界和平的促進,有著責無旁貸的使命。現在正當舉世都在渴求和平之際,宗教之間應該如何相互合作,共促世界和平?今天就針對這個主題,提出個人的四點看法: 第一、宗教不要排他,尊重才能相互包容。 第二、教派不要內鬥,對外才能發揮力量。 第三、彼此不要執著,無我才能共創和諧。 第四、人我不要對立,慈悲才能促進和平。 未來希望透過宗教界人士的努力,能夠喚起世人的共識,大家共同促進世界和平。

人天師範 VS. 轉輪聖王——從釋迦佛陀論出世與入世的抉擇課題

人天師範 VS. 轉輪聖王——從釋迦佛陀論出世與入世的抉擇課題

在中國文化的傳統觀念裡,尤其是從儒家的立場來看,「出家」一事向來就令人疑慮與排斥,甚至於不斷地遭受到儒者嚴厲的抨擊,即使是在佛教鼎盛的唐代亦是如此。其實,不只是在中國,就是在佛教的源頭與母國──印度,對於佛教所提倡的「出家」觀念與模式,也一直就是個引起爭議的論題。因為基本上,佛陀當時的印度也是一個非常重視家庭倫常與家族制度的農業社會,而佛教所提倡的出家觀念顯然與此一傳統有嚴重的扞格與衝突。然而與中國傳統社會大相逕庭的是,古代印度社會自吠陀時代開始,每個人因其出生之身分、階級、職業等之不同,而定其種姓(caste)。
喬達摩‧悉達多(Gautama Siddhārtha)太子從深宮走出王城之四門遊觀,先後目睹了眾生老、病、死苦的實況與沙門的解脫自在,因而決心出離王宮,到雪山出家修道,六年之後成等正覺,號釋迦牟尼佛(Śākya-muni Buddha),大轉法輪,普度眾生。在這段出世與入世的抉擇過程中,所引發與展現的人生問題,不只是在中國,即使是在印度,也一直都是個深具爭議性的論題。本文嘗試從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二者之間的弔詭與兩難情境,提出一些不同層次的看法,並分析詮解釋迦佛陀「為何」及「如何」抉擇世間與出世間法的衷曲。

東晉襄陽、廬山僧團與士族

東晉襄陽、廬山僧團與士族

關於道安南下襄陽的爭議,本文第一次指出,道安僧團南下新野應是兩次,最後一次才到了襄陽。本文認為,道安出身士族,重視經義研習與組織制度,它的襄陽僧團歷經長期遷徙,主要由次等士族與流民組成,帶有次等士族的性格與流民的特點。至於慧遠的廬山僧團,它所具有的隱士性質,所提出的士大夫佛教綱領,及在實踐中表現出來的禪隱作風與豪傑性格,無不打上了東晉士族的烙印,是東晉士族文化品格、政治作風和精神面貌的直接反映。

荊溪湛然與袁晁之亂

荊溪湛然與袁晁之亂

在本篇論文中,筆者就是要將焦點對準唐代天台教學的宗匠荊溪湛然(七一一-七八二),試圖通過追尋他於唐肅宗至德年間(七五六-七五八)乃至代宗廣德年間(七六三-七六四)的足跡,探究在這段期間內,特別是上元、寶應年間(七六○-七六三)爆發的禍亂的真相,來揭示當年無情打擊了江南佛教教團的元兇。而這一謎底的揭曉,將又有助於我們進一步地正確理解湛然的生涯與時代背景。

略論唐宋時代的「隨求」信仰(上)

略論唐宋時代的「隨求」信仰(上)

初唐時期,密宗在中國漢地醞釀。盛唐以後,由於「開元三大士」善無畏、金剛智、不空的弘傳與開拓,密宗成立並流行一時,許多信仰形式並逐漸滲透入其他佛教宗派以及社會各階層,最著名的如佛頂尊勝信仰、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羅尼等迅速普及。事實上,大隨求菩薩及其真言也是相當流行的密宗信仰之一,由於歷代密宗大師的奉持、宣揚,使大隨求信仰與大悲、尊勝等信仰一樣風靡一時。由於會昌滅佛與黃巢之亂的兩次嚴重性的打擊,特重事相儀軌的密宗逐漸沒落以致失傳,但一些信仰形式卻一直延續到宋代乃至更長遠。大隨求陀羅尼信仰的流傳遍及中國大江南北,從西域、河西敦煌、都城長安、河北洛陽、幽州房山到揚州、杭州、台州乃至四川成都可以發現隨求信仰的痕跡。本文試圖通過對隨求信仰及其諸種形態的考察,以說明唐宋時期尤其是唐五代密宗隨求信仰的流行及其信仰形態。

紫柏大師與東林黨人

紫柏大師與東林黨人

作為晚明經世運動的兩支重要力量,以紫柏為代表的即佛法而救世法的努力和以東林為代表的以朱子理學精神澄清天下的企圖給晚明晦暗社會生活帶來一抹亮麗的希望之光。紫柏等高僧的佛教經世思潮與東林等士人的救世理念在眾多問題上有相近或一致之處,但二者各自為戰,未能進行溝通與交流,且由於東林黨人的嚴辨儒釋之防反而給紫柏等叢林救世努力造成很大阻力。紫柏在君子小人之辨上的通融未能給固執己見的多數東林黨人以啟迪,遂使後者在執政之初就陷入無法挽回的危機,並導致全軍覆沒的結局。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四)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四)

前所綜述的分析和探討,從「人間佛教」的發展與推動的過程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倡導人間佛教的佛光山秉持大乘菩薩「悲智雙運」、「自利利他」的根本精神結合了佛教七眾弟子的力量,不僅肩負著淨化社會的使命,同時又扮演著領航員的重要角色,我們可以看到星雲大師倡導的人間佛教不只是停留在理念的層次,而是以實際行動為社會人類產生了積極的作用,人間佛教的提出和付諸實踐,代表著中國大乘佛教在重建的過程中獲得了復甦,同時它又將自我建設與佛教自身建設、人類自身建設三者做了緊密的結合,這對中國佛教的歷史繼承性與現實發展性相互統一做出了強而有力的印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