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三十三期

最新論文發表

人生百事

人生百事

以下〈人生百事〉,為佛光山開山大師 星雲上人二○○五年之授課教材,經過法堂書記室彙編,可以做為吾人的座右銘。能做者可在□打ˇ;自覺只做一半者在□打○;還待努力者在□打△。如果能做到十條,人生就算及格了;若能做到二十條,就有七十分;做到三十條,就是八十分;若能做到五十條,就能達到一百分了。其他的五十條,則可以隨緣調整,用以自勉,超越自己。甚至,可以做每一年的計畫,自我審查有否增進,就知道自己是否進步了。 一共分類為〈生活篇〉、〈立身篇〉、〈處事篇〉、〈群我篇〉、〈敦品篇〉、〈修行篇〉等。

佛教禪修與身心醫學──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

佛教禪修與身心醫學──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

本文嘗試結合醫學研究報告、當代內觀修行傳統的著作,以及巴利古典文獻等三類資料,探討佛教禪修所蘊含的身心醫學,特別是初期佛教正念修行的療癒力量。第一章簡介被西方醫學界廣泛運用,以正念修行為主要內容的兩個療程,也就是,「正念減壓療程」(MBSR),以及「正念認知療法」(MBCT)。第二章介紹馬哈希及烏巴慶兩個緬甸內觀傳統所報導的內觀治病之現象,以及他們依據佛教教理對內觀治病現象所做的解釋。第三章則探索初期佛教文獻尤其是巴利《尼柯耶》之中,「正念修行」(Mindfulness Meditation)與身心治療的關係;同時,筆者亦依據上座部阿毘達磨關於四種色法之生源的教理,探討正念修行之所以能治癒生理疾病的原因。

淺論六祖的無相三歸依思想

淺論六祖的無相三歸依思想

六祖深契釋尊本懷,現丈夫相,發妙智力,創設了南禪頓教,無相三歸依便是其標舉法幢的標誌之一。六祖的三歸依思想以眾生自性的三種性質為三寶、以對此三寶的歸依為三歸依。由於自性三寶無相,歸依自性的歸依亦無相,故此種歸依名無相三歸依。無相三歸依非六祖自出機杼,乃宗本於《大般涅槃經》等大乘聖典的一歸依思想,可以說是一歸依的另一種表達方式。無相三歸依不像有人偏執的那樣是對有相三歸依的革命,而是以後者為基礎、超越並融攝後者的究竟歸依;無相三歸依亦非或者臆想的那樣是無歸依的歸依或對色身的歸依,而是對實相本身的歸依。因此,我們既不能將六祖混同於邊見之徒,更不能將他詬污為邪見之流。至於有人由此走向狂禪,乃至墮入魔道,也不能怪六祖洩漏天機太多,而只能怪自己因緣不具,念歪了《壇經》。

馬祖時期教導方式的轉變

馬祖時期教導方式的轉變

在馬祖時期,其傳法方式與佛教其他宗派及禪宗初期的相較,發生了轉折性的變化,有著獨特的方式,本文主要從以下三個方面討論馬祖時期傳法方式的轉變:一、從開堂說法到機緣問答的轉變;二、從書寫形式到語錄形式的轉變;三、從口頭傳法方式擴展到動作傳法方式。並從中梳理出其傳法方式的特點與作用。本文還簡略論述了此傳法方式發生的原因與源流,並指出在禪宗後期因被誤用與濫用而造成的弊端。

生命的終極關懷──基督教救贖論與佛教解脫觀之比較研究

生命的終極關懷──基督教救贖論與佛教解脫觀之比較研究

面對現實世界的苦難與不幸,人們很自然地希望能藉超越界或不可思議的力量,脫離現世苦厄,亦即期盼獲得拯救或得以超脫,因此,對於生命的終極關懷,實是世界各不同宗教都關心的重要議題。然而,隨著生命關懷與義理間的詮釋關係日益細緻化,許多潛在的詮釋衝突,會讓各不同宗教,面對諸多問題,並趨向更為深刻的義理發展。本文以基督新教與佛教為考察之對象,希望能透過對此二教的救贖思想加以比較,以探討不同文化對於生命之終極關懷的態度差異,並由之以比較不同宗教的文化特性。

《普門院經論章疏語錄儒書等目錄》中所載書籍傳入日本的時間之辨疑

《普門院經論章疏語錄儒書等目錄》中所載書籍傳入日本的時間之辨疑

《普門院經論章疏語錄儒書等目錄》,是由日本京都東福寺第二十八世大道一以根據東福寺普門院的藏書編成的。一般認為其中所記載的書籍是由入宋日僧辨圓圓爾在南宋理宗淳祐元年(一二四一)歸國時帶回日本的。它是記載中國典籍傳播到日本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書目,也是古代中日文化交流的具體體現。但是,據學者所言,大道一以整理該寺院藏書而編成《普門院經論章疏語錄儒書等目錄》是在西元一三五三年,距辨圓圓爾回國時已有一百多年,其中所記錄的書籍是否都是辨圓圓爾所帶回的,卻值得懷疑。本文從此《目錄》版本的異同、所錄書籍的重出等方面提出質疑,並舉出大量例證來證明此《目錄》中所載部分書籍必定不是辨圓圓爾所帶回日本的。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三)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三)

近代中國佛教有多方面的改革,如理論改革、僧制改革、僧教育模式改革、弘法方式改革、檀信組織改革等等,其中最為核心且影響深遠者,當數僧制改革。這是近代歷史、文化發展趨勢對中國佛教改革提出的一項基本要求,也即改革傳統僧眾及寺院制度,務求適應現代社會環境所轉型而產生的新型僧伽制度,以實現傳統與現代結合的新僧伽體制與風格,為佛教僧眾寺院在現代社會獲得繼續存在建立扎實的基礎,同時使得佛教僧團迅速適應現代社會,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業,荷擔如來弘法家業之重任。 本文以「現代化教團制度」、「宗務委員會制度」、「本山與別分院制度」、「一個師承制度」、「佛光會制度」、「檀家與檀講師制度」、「功德主制度」、「廟產經濟管理制度」為說明。

唯識繫於人間之基本向度

唯識繫於人間之基本向度

不論是從歷史角度檢視唯識學派興起的時代契機,或從唯識祖師本身的人格特質與唯識經論典籍之造論緣起分析,都可以明確看出唯識學家們在那個時代對「正法住世」的強烈使命,這種使命透過唯識典籍所流露出來的,是一股和眾生並肩為伍的人間氣息和大量以生活題材為譬喻典故的人性化思惟。同時,從三重反省的操作模式中,可以看出唯識學派在眾生心性解脫上所作的努力。這種努力並不只是嘗試將佛法從「偏空」帶回人間而已,更重要的是在人間生活層面啟發眾生,學習如何自我觀察、自我分析,從而往心性深處開發那本自具足的智慧,來建立自己的生活淨土與生命淨土。對此,星雲大師所說之「佛說的,人要的,美善的,人做的到的」,可為唯識學派的總體風格下一最好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