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三十一期

最新論文發表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一)

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五之一)

人間佛教在今天無論是兩岸,抑或是全球都獲得了創造性的成功發展,而星雲大師就是人間佛教現代化與佛教制度改革道路中的一個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的人間佛教思想體系內容創新、特色鮮明,深為廣大社會民眾所接受。他所領導的佛光山教團以自利利他的菩薩道為目標,繼承和發揚了佛陀慈悲喜捨、饒益有情的人間精神,尤其在推動國際化佛教事業方面對當代社會影響深遠。 以推動人間佛教為其畢生職志的星雲大師,特別重視人才的培養,教育文化成為他弘法的核心主軸。他強調佛教與時俱進,提倡傳統與現代之融和,他又要求僧團制度領導,加之善於組織管理,其所領導的國際佛光會普及全球,將人間佛教提昇至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創辦的佛教事業跨越了傳統保守的藩籬,順應著時代融入大眾生活,貼近社會人生,走出山林,在都市中大放異彩。在他鍥而不捨的努力下,在佛光教團範圍內,不僅實現了太虛大師所倡導的佛教三大革命──教理革命、教制革命、教產革命的偉大理想;而且星雲大師更創造了佛教無數的第一,他一手闢建的佛光山以制度化、國際化的特色成為了海內外佛教爭相仿效的典範。 在人間佛教現代化的發展過程中,星雲大師這位標誌性人物,對整個佛教界而言舉足輕重,別具意義,惜迄今尚未引起學界的普遍關注和研究。鑑於此,本文嘗試提出星雲大師與當代人間佛教的理念與實踐這一問題,分別透過佛教經典、禪宗祖師大德以及近現代人間佛教思想作為歷史背景和發展脈絡,再從佛光山現代教團佛法生活化落實、佛教制度創新、佛教女性地位提昇,以及文化教育、弘法修持作為取向的人間佛教實踐等多個方面,對星雲大師人間佛教思想特質以及弘法成果作深入而精詳的分析,試圖闡明,星雲大師一生致力於人間佛教理念實踐的核心思想,乃在揭示人間佛教思想的時代性與普遍性;其次,藉探討星雲 大師人間佛教思想藍圖以及全球化的發展,協助人們認識當今人間佛教發展的真實面貌,為人間佛教重新定位;再者,為佛教的永續發展提供實證的參考線索,進而引發當代人間佛教學術研究的新動向。 在本論文中,將特別側重人間佛教實踐方面的探討,希望藉佛光山組織形式的落實、不同地區本土化佈教方式和其他宗教的對話與互動以及文化交流等實踐模式,體現星雲大師人間佛教扎實的理論基礎,透過其平權思想、宗教無國界,人類一家的「地球人」理念,突出了佛光山在人間佛教的實際行動中為社會人類產生的積極作用,使得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得到統一,從而全面展現人間佛教的精神內涵。最後,在提出出世與入世、僧眾與信眾等問題的同時,人間佛教面臨的挑戰與適應以及未來的走向也是本文關注的焦點,這也是佛光山如何率先改變佛教在社會中的角色與功能,從而踏上深入社會、關懷群眾、超越國界、弘化全球之路的關鍵所在。

中國禪宗的地方性──從胡適的禪宗史研究說起

中國禪宗的地方性──從胡適的禪宗史研究說起

胡適的禪宗史研究中關於神會創始說的提出,其根據除了一部分考據學的證據之外,主要是受到了中央中心主義歷史觀的影響。把這種觀念放在南宗禪以及中國佛教的實際背景下加以檢討,可以更清楚地瞭解南宗的地方性特點,以及地方性佛教的生命價值。記錄惠能與神會生平及思想的各種文獻中,保存了多種表現南宗禪以嶺南佛教為中心的地方佛教意識,以及南宗對皇權保持疏離的立場、對依附皇權的中心佛教勢力採取批判態度、將宗教價值置於政治價值之上的資料。在禪宗以外的場合,就慧遠和玄奘的典型事例來看,可知不在政治文化中心地區的佛教照樣可以成為事實上的佛教中心,而依附皇權的中心佛教勢力則不僅喪失宗教上的獨立自主性,而且難以獲得持久的生命力。中國佛教的主體乃由分散在各個地方的地方性佛教所構成,地方性是禪宗乃至中國佛教的一個重要特色。

佛教從般若到如來藏、佛性思想的發展及意義

佛教從般若到如來藏、佛性思想的發展及意義

佛教緣起論說諸法無我,大乘般若學則說諸法是因緣而成,無自性,是空,帶有反本體論色彩,那麼佛教所說生死輪迴的主體是什麼呢?部派佛教中曾講到補特伽羅,這類似靈魂,後來瑜伽行派講第八識阿賴耶識,而後來佛教又特別重視如來藏、佛性思想。佛教從原始佛教緣起論、大乘般若學反對印度的梵本體,到後來佛教發展出如來藏思想,與梵本體思想有著難以分清的關係,對於佛教的如來藏思想是如何發展起來的,它是否背離了佛教主旨,已漸漸成為探索什麼是佛教原本思想的一個重要議題,本文就以新舊三論的區別為引論,探索般若與如來藏思想的不同,並從般若性空到如來藏思想的發展,般若與佛性,人的主體性與 如來藏佛性的關係等方面,探索佛教從般若到如來藏、佛性思想的發展及其意義,主要從認識論的角度來對此作一分析。

從三自性理論演變看唯識思想前後期在價值取向上的重要變化──《解深密經》與《成唯識論》之比較

從三自性理論演變看唯識思想前後期在價值取向上的重要變化──《解深密經》與《成唯識論》之比較

《解深密經》與《成唯識論》在三自性理論上存在著差異,包括遍計所執自性是否遍一切法、依他起自性能否依遍計所執自性而生起等。這些差異的根源在於唯識論前後期在價值取向上出現了變化,即從否定世俗世間、唯以出世間為根本宗旨,到以出世間為根本宗旨、同時對世間法的一定程度的實在性給予充分肯定。此種變化是力圖使唯識論能更為嚴謹圓滿地解釋各種精神與物質現象。

再論三階教的歷史定位

再論三階教的歷史定位

「三階教」興起於中國隋代,是北朝末法思想背景之下所產生的一個特殊的佛教教派。
它在當時曾遭時政判為「異端」,屢遭敕令禁教,也不被佛教各宗派所認同,然卻廣受民間的支持,在中國流傳長達三百餘年之久方滅絕不傳。
歷史上對三階教的評價褒貶參半,直到近代,陸續有日本學者對這一個教派作進一步的研究考察,證實三階教在當時所創立的教制典籍也曾隨著佛教在中國的發展而流傳到海外,加之二十世紀敦煌寶庫的重現,更是為三階教研究提供了不少珍貴的史料,讓這一個被歷史塵封已久的教派得獲進一步的重視與研討。從中國佛教史的發展歷程來看三階教,它在當時被視為是「異端」、「邪信」的教派組織,然它所倡行的社會福利制度、金融管理組織等,卻對後來的佛教發展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
在佛教盛世之時,作為一個非主流的佛教派系,是如何能躋身於民間各階層,並獲得廣泛的信施與弘傳呢?還有,何以它在當時不被主流階層所認同而被視為「異端」?該如何賦予三階教在思想史上的定位?這是筆者撰文的動機所在。
三階教在當時的文獻記載多已遭受人為禁滅,雖無法從官定的藏經史料中窺其全貌,但我們仍可從零星的史傳、相關碑文及野史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而歷史的記錄本身,也不可避免會混雜一些主觀的記載及評述,因此本文試就手邊可取的材料及前人的研究成果中加以爬梳、整理,期能讓這一段不為國人所熟悉的歷史重新得到客觀之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