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二十五期

最新論文發表

玄奘與中國羅漢造像藝術

玄奘與中國羅漢造像藝術

羅漢造像藝術是中國佛教藝術史上一個重要創造。具有平民質素和形象特徵的羅漢藝術,不但大大豐富了中國佛教藝術的內容,同時也為中國藝術開闢了一個極為廣闊的新空間。 中國藝術史上以往一直認為,羅漢造像(雕塑和繪畫等)藝術是從印度傳來,在中國,羅漢造像藝術產生在六朝時期。本文對這些觀點提出了不同意見。 本文經過有關考察分析提出,羅漢造像藝術完全是中國佛教藝術的一大創造,主要特徵有三:第一,出現了描繪對象明確的群體或個體形式的羅漢像創作;第二,羅漢造像藝術成 為一個大型的、獨立的藝術題材;第三,對羅漢進行個性化的描繪。 本文認為,羅漢造像藝術出現在中唐時期,此前中國未有羅漢藝術創作,理由有三:第一,從佛教思想史方面看,六朝時尚不存在後來才有的羅漢這種特定的人物形象的思想觀念;第二,從佛教藝術史方面看,認定六朝東晉或南梁時已有羅漢畫,甚至已有十六羅漢畫的說法,根據不足;第三,從佛教美術作品方面看,至少迄今為止尚不見當時已出現羅漢造像的實物證明。

以麥積山石窟雕塑藝術為例論北朝佛教人間化傾向

以麥積山石窟雕塑藝術為例論北朝佛教人間化傾向

本文主要是對於麥積山北朝石窟雕塑藝術所體現的人間化傾向所作的探討。通過對麥積山北朝石窟造像的一些表現手法諸如主尊的原型選取、地方化因素、魏晉玄學的影響、雕塑凡聖合一的整體佈局、雕塑與具有中國傳統特色的建築相結合等各方面的分析,加之對除麥積山北朝石窟之外的其他北朝石窟造像藝術,與對整個北朝造像藝術的一般普遍特色的描述,以及對南北朝歷史與佛教史的分析,全面地交代了麥積山北朝石窟造像雕塑藝術所體現的人間化傾向的表現與社會歷史原因。

說偈子

說偈子

偈字在中國古典文獻中是一個多音義字,最早見於《詩經》,《詩‧檜風‧匪風》:「匪風發兮,匪車偈兮。」這裡作快速或跑得飛快講,讀音如jie,又作武勇,健而有力解;還可以讀qi,通「憩」。通作文句解是比較晚近的事。《高僧傳》卷二〈鳩摩羅什傳〉:「羅什年七歲,亦俱出家,從師受經,日誦千偈,偈有二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大概這個字在佛經使用太頻繁了,所以梁‧顧野王的《玉篇》才增加了「偈,句也」這一新義項。按《廣韻‧祭韻》偈讀其祭切,這就是偈字讀ji,並作為「句子」講的來源。因此讀ji 必然與佛教盛行的南北朝時代有關係。

心冥空無 跡寄文字─中唐詩僧靈澈生平及詩歌考論

心冥空無 跡寄文字─中唐詩僧靈澈生平及詩歌考論

中唐時江左詩僧靈澈不獨嚴持律藏,復能精於文翰。靈澈詩向有「僧中第一」之稱,其所交往者除皎然、神邕等緇流外,又多與劉禹錫、權德輿等文士唱和。論者或嘉其不廢經 論,而復能稱雄於詩僧之間;或斥其戒律廢弛,藉詩歌交結權貴,實為趨炎附勢之輩。此外於靈澈生平考訂,學者間意見亦多未一致。本文除對靈澈上人之生平出處加以考證外,對其文集承傳、詩歌風格及文學地位等均一一論述。文中在考訂靈澈生平及詩歌同時,並探討靈澈與呂溫、柳宗元及劉禹錫等主持永貞革新諸人關係;及詩中所見靈澈雖脫離世務,而猶好正直之為人問題。亦對靈澈詩妙在文字之外特色,及其藉得佳句而深入空寂,達到以詩證性作法予以闡述。復對詩僧之所以搜吟終日,而又得不廢經行此一深具爭議問題有所申論。

論豐子愷的佛教思想

論豐子愷的佛教思想

豐子愷原名豐潤,又名豐仁,一八九八年十一月九日(農曆九月二十六日)生於浙江省崇德縣石門灣(今桐鄉縣石門灣),是中國近代著名的文藝家。他在浙江第一師範學校求學時,從出家前的弘一大師(李叔同)習音樂、繪畫,與弘一大師有深厚的師生情誼,後拜弘一大師為師,皈依佛教,成為佛教居士,法名 嬰行,從此與佛教結上不解之緣,其文藝創作、人生觀都深受佛教思想影響,本文主要探究豐子愷的佛教思想,文中首先探討他與佛教的因緣,其次逐次探討他的佛教思想,最後說明他佛教信仰歷程的變化,以瞭解豐氏一生與佛教的密切關係及佛教思想對他生命的深遠影響。

稼軒詞中的佛學情境

稼軒詞中的佛學情境

顧羨季評論中國詩學與佛學關係時,詞家中獨舉辛稼軒,指明其中心思想與禪學全無關涉。然考諸禪宗史,兩宋士大夫少有不涉獵佛學者,尤其北宋中葉以後,由於「儒門淡薄, 收拾不住,皆歸釋氏」。士大夫有意識地將禪學帶進文學藝術領域,影響宋詩學的發展。綜觀稼軒一生事蹟,大部分都在江西、湖南、浙江、福建擔任官職,杜牧〈江南春絕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這些地方從六朝以來佛教一向鼎盛,江西、湖南更是南宗禪一花五葉的發源地,禪門素有「走江湖」之美談。尤其稼軒曾三次出仕江西,二十年間更投閑置散於上饒和鉛山,均與江西佛教洪州宗有密切關係。幼安自稱為「稼軒居士」,喜作禪林之遊,經常至博山寺、鵝湖寺、崇福寺等古剎參訪,甚至掛單、靜坐。晚年更是「心似孤僧」(〈漢宮春〉)、「但淒涼顧影,頻悲往事,殷勤對佛,欲問前因」(〈沁園春〉)。 本文試著將稼軒詞中蘊涵之禪意佛境略加爬梳,期對辛詞理解有另一側面補助作用。

中國近代佛教史上的激進與保守(下)─以太虛與圓瑛之間關係為中心的歷史考察

中國近代佛教史上的激進與保守(下)─以太虛與圓瑛之間關係為中心的歷史考察

中國近代佛教史上新舊或激進與保守之爭,是近代中國過渡性歷史特徵在民間社會意識與文化領域的一個重要反映。太虛和圓瑛作為近代佛教中最主要的兩位領袖人物,他們之 間關係的演變,實際上最集中地展現了近代佛教新舊或激進與保守之爭的主要特徵。本文試圖從社會史的角度 分析太虛與圓瑛兩位近代佛教大師相互關係的演變及其對近代佛教文化發展的影響,展現中國近代佛教史既不是一部新派主導的激進史,也不是一部舊派主導的保守史,而是一部新舊衝突、激進與保守相互影響的過渡性歷史。

弘一大師圖論之四:佛教美術的輝煌之作

弘一大師圖論之四:佛教美術的輝煌之作

弘一大師以其無上的智慧和卓越的才華創造了現代中國獨特而偉大的文化奇觀。這奇觀像永恒聳立於雲天的高山,似無邊而深邃的湛藍大海,誘人琢磨、令人歎為觀止!幾十年來,在世上有關弘一大師的研究著作和傳記文學中,大師的貢獻、智慧、才情、行誼、功德等等已被廣泛地研判、定位、演繹和弘揚,當然,也有尚未開墾的「處女地」。這些有待於人們發現、發掘的「處女地」中,大師出家後的繪畫即是其一。

法門寺四十五尊金剛界曼荼羅的八大明王(上)

法門寺四十五尊金剛界曼荼羅的八大明王(上)

法門寺五重寶函裡第四重的四十五尊金剛界曼荼羅中,在帶盝頂的塗金寶函上刻著金剛界三十七尊和八忿怒尊浮雕。 以此為根據論證八忿怒尊是有問題的,因此,本文將就此問題重點進行論述和考察。

人間佛教行者與社會解放(下)

人間佛教行者與社會解放(下)

當代崛起的人間佛教原本旨在使人類和社會得到解脫。但導致人間佛教出現的許多因素中,有一部分與現代世間的改革有關,它們促使佛教擺脫某些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桎梏。本文探討人間佛教的五項重要因素:獨立的司法制度使免於政府的干涉;人文主義的啟蒙運動以促進獨立思考;現代化的通信系統以協助個體的發展;相對的全球和平局面;以及全球經濟。這些因素促使佛教不斷出現新的典範模式、新的網狀組織、新的佛教團體,並以新的形式參與社會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