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第十一期

最新論文發表

人間佛教與普世倫理

人間佛教與普世倫理

人間佛教是中國佛教自我批判的結晶,而普世倫理是全球化趨勢的一種回應。中國佛教自我批判的動因是近代中西方文化的碰撞。全球化趨勢的形成也與中西方全方位的互動息息相關。人間佛教和普世倫理的聯繫在於:都以中西文化的對話作為大背景。中西文化對話的問題核心是「現代性」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人間佛教和普世倫理都是「現代性」問題不同角度的折射。試圖喚回佛教理性的人間佛教,是中國佛教運用印度佛教的理智傳統進行自我超越的一種革新形式;而普世倫理,則需要對以啟蒙理性為核心的西方理性主義造成的全球化問題,作出回答。儘管理論淵源不同,但是二者有著某種歷史同構性。人間佛教的理性特質和對工具理性的超越,不但可以為中國文化的理性自救輸入鮮活的精神血液,而且也能為普世倫理的「現代性」突圍提供很好的參照。

本淨、本寂與本覺─論中國佛教心性論的印度淵源

本淨、本寂與本覺─論中國佛教心性論的印度淵源

印度佛教中,心性、心識是部派佛教討論的重要問題之一。至大乘中觀學之後,如來藏系經典和唯識學系乾脆以其作為理論重心,印度佛教心性論進入成熟期。從思想史角度說, 印度佛教心性思想前後期差別很大,其對「心」的本性的認定經歷了心性本淨到雜染並陳(阿賴耶識)的複雜變化;就哲學範疇而言,心性也經歷了主體性範疇到主體性的消解,再到本體論範疇的確立等理論變化。這些形態各異的理論不同程度地影響了中國佛教心性論的面貌。無可置疑,印度佛學是中國佛教心性論最重要的思想來源。

論師的時代─對僧傳中六朝義學論師的分析

論師的時代─對僧傳中六朝義學論師的分析

對於六朝僧侶的研究,大底集中在經典的翻譯及傳播的過程,誠然,透過東來的天竺僧侶及西行求法的中國高僧努力,經典的數量傳播翻譯得越來越多,對於佛教的教義也就能 更清楚地呈現在中國人面前,這對於佛教在中土的傳播是很重要的一環。但有趣的是,除了少數精熟華梵之語的天竺僧侶外,負起詮釋經典之責者卻是中土的義學論師,而遠非來華的天竺僧侶。 只要翻開慧皎《高僧傳》及道宣《續高僧傳》,稍做統計義學論師的人數比例,將會對此期高僧中成為論師、法師的人數之多遠超過其他活動類別的僧侶而感到訝異,或許可以這 麼說,六朝之際,是義學論師的時代,出色的中國僧侶幾乎都往成為論師、法師之路前進。 個人對此現象頗感興趣,也想瞭解促使僧侶往成為論師之路前進的背後動機為何,佛教為何在中國能如此迅速地傳揚開來,跟這群論師是否有何關連,這是這一篇論文想探討之處。

山陰詩友喧四座,佳句縱橫不廢禪──支遁考評

山陰詩友喧四座,佳句縱橫不廢禪──支遁考評

支遁,東晉名僧,善清談,精詩文,對於玄學和佛學造詣精深,與當時名士交往密切,為時人所重,對佛教在中國上層社會的傳播功不可沒。本文從支遁的生平、與名士之交往、玄學和佛學造詣以及他的詩文這四個方面,來考證、分析支遁這個人物,以求獲得對他的全面評價。

論隋唐五代至宋初的藥師信仰─以敦煌文獻為中心

論隋唐五代至宋初的藥師信仰─以敦煌文獻為中心

在我國古代流播的諸種淨土信仰──彌勒淨土、阿彌陀淨土、藥師淨土等信仰中,具有較強密教色彩的是東方藥師淨土。本文的目的在於揭示它在中土的生成與衍變,特別是隋、唐、五代至宋初它在敦煌地區的表現形態。

試論南宋志磐的佛教史觀─以《佛祖統紀》為中心

試論南宋志磐的佛教史觀─以《佛祖統紀》為中心

論及志磐的佛教史觀,舉要言之,則有由深至淺、由裡及表的三個層次:第一,本?論,志磐利用這個理論,解決佛陀的由來、佛法真理與佛法在世間流傳的關係二問題,並旁及對佛教史上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評價;第二,末法論,以此作為論述釋迦一期佛法流傳過程的理論依據;第三,天台正統論,志磐巧妙地運用紀傳體例和天台宗的教判,以達成為天台宗爭正統的目的。

兜率內院疑點之探討

兜率內院疑點之探討

往生兜率天親聞彌勒說法,已是千年來中國佛教彌勒信仰者的歸依處,也因「西方淨土」法門的興盛,「兜率天宮」已被中國佛教徒們錯誤的認知為「兜率淨土」,始自唐朝二大淨土之說已相互抗衡千餘年了。不僅如此,「彌勒內院」或「兜率內院」這個名詞在現今佛教內也時有耳聞的,更是一般彌勒信仰者所嚮往的往生之處,但彌勒系列的經典中是否真的提到所謂的「內院」呢?有內院似乎應該就有外院,補處菩薩彌勒現在所居住的兜率天宮,真的有內、外院之分嗎?本文首先討論彌勒經中所述的兜率天有幾處宮殿?彌勒菩薩化生於那一個宮殿?兜率天中何處可聞彌勒說法、面見彌勒?藉此以窺探兜率天宮真的有「內院」嗎?其次,追尋中國佛教中「內院」之說的起源與演變過程,以釐清中國佛教千年來對「內院」之說的錯誤認知。

佛教興學的往事與未來

佛教興學的往事與未來

世界上最早的第一所大學,就是佛教!佛陀是佛教大學的第一任校長,祇園精舍、竹林講堂都是印度南北大學的根據地。當時有基本學生一千二百五十人,並有旁聽生八萬四千人等,傑出的教授有舍利弗、目犍連、維摩、勝鬘等。 佛教到了中國,八大宗派的開山祖師,都是佛教大學的校長,他們集眾講學、著書立說,欹歟盛哉!

關於《中觀論頌》各品結頌的性質─以第十八品為中心的一個探究

關於《中觀論頌》各品結頌的性質─以第十八品為中心的一個探究

《中觀論頌》的傳統註解家與古來的研究學者幾乎皆一致肯認龍樹的哲學思想與般若經典之間有著相當深厚的淵源。近代某些學者則更指出龍樹的《中觀論頌》乃在抉發阿含聖典的真義。在普遍順著阿含或般若經思想來解讀《中觀論頌》的同時,丹麥籍學者 C年 Lindtner提出了另一個新的理解路向。Lindtner 指出,《中觀論頌》各品的結頌經常是「改寫」自某些未曾明言的大乘經典,而吾人若不能溯源其「改寫」的出處,則往往會錯解該一結頌的確切意義。本文擬以《中觀論頌》第十八品為中心,探究該品結頌的性質,一方面介紹 Lindtner對此一結頌的獨特見解(Lindtner 以為此一結頌乃改寫自《楞伽經》),同時並檢討此一不同於歷來學者與註解家之間的獨特見解在《中觀論頌》的理解上所可能涵蘊的意義,以及Lindtner 的此一說法所可能遭遇的難題。

有關《中論》的〈業滅〉與〈戲論滅〉

有關《中論》的〈業滅〉與〈戲論滅〉

根據原始佛教經典之記載,釋迦牟尼佛說「身口意三業,意業為最重」,因為如此認為,故佛陀成為業論者。因此,佛教的業論與傳統的婆羅門主義所主張的阿特曼(我;atman)說,涇渭分明,獨樹一幟,在佛教內部更是展開各式各樣的業論。我預定以梵文《中論》(《明顯的詞句》)〈考察業和果報第十七章〉,以及青目釋《中論》的〈觀業品〉第十七為中心,就龍樹的業論作一番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