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論壇文集

最新論文發表

32.人間佛教與宗教對話

32.人間佛教與宗教對話

宗教對話是近年來宗教學界的熱門話題。有鑑於宗教間的緊張和紛爭帶來的國家分裂、民族衝突乃至仇殺和戰爭,宗教界和學術界都在探討宗教之間對話的必要性、可能性的問題。星雲大師所倡導的人間佛教思想以淨化人心、淨化社會、眾生和諧、世界和平為宗旨,多年來在全世界積極開展宗教對話的理論研究,並積極推動諸宗教之間的對話,成為維護宗教和諧和世界和平的主導力量之一,贏得了全世界宗教界人士和社會人士的廣泛讚揚。總結星雲大師關於宗教對話的理論和實踐,不僅可以豐富已有的宗教對話理論,而且對我們更好地推動宗教內部的對話、諸宗教間的對話,促進全世界諸宗教的和諧相處,引導全世界諸宗教共同為建立繁榮的社會、和平的世界而努力,都具有啟發意義。

33.人間佛教價值的當代知識化

33.人間佛教價值的當代知識化

本文認為西方基督教與人間佛教分屬二元與一元的不同理論基礎,從而產生不同的思維方式與價值呈現結構。本文認為人間佛教未來工作,除了深化對人間佛教的理解以外,人間佛教研究更應著手將人間佛教如何與現代世俗的知識話語結合,創造出自己的世俗知識結構,以解決當代的社會問題。

34.略談中國現代佛教新舊之爭中的江浙叢林

34.略談中國現代佛教新舊之爭中的江浙叢林

什麼是人間佛教﹖這是當代佛教界一個見仁見智、眾說紛紜的課題。星雲大師曾多次說過:人間佛教就是佛教,人間佛教就是漢傳佛教。佛教產生自印度,傳入中國之後與中國本土文化相結合,形成了有別於印度佛教的漢傳佛教傳統。清末民初以來,中國佛教走上改革與復興之路,人間佛教就是近現代佛教改革暨佛教現代化運動中出現的新佛
教思潮。鑑於此,如何處理人間佛教與傳統佛教之間的關聯,是當代人間佛教的理論實踐發展中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本文即以中國佛教現代化運動中的新舊之爭中的江浙叢林為中心線索,探討新舊之爭的實質以及人間佛教理論與傳統佛教之間的內在關聯,以期為當代人間佛教的發展提供某種借鏡和啟示。

35.星雲大師與中國大乘佛教的三大傳統

35.星雲大師與中國大乘佛教的三大傳統

現在說起星雲大師,可謂是家喻戶曉無人不知,有些平時根本不關注佛教甚至跟佛教八竿子都打不到邊的人居然也知道星雲大師,並對他感興趣。這兒我不妨說個事。現在朋友間流行微信聊天群,我也加入了一個聊天群。今年九月十八日,星雲大師在浙江大學作了題為︿禪是一朵花的演講,第二天,就有某甲在群裡沾沾自喜地說自己去浙大聽星雲大師演講了,並上傳了星雲大師的照片,配以﹁慈眉善目,慈祥老人﹂的文字說明,結果引來抱怨聲一片,很多人責怪他太自私了,怎麼不事先通報消息怎麼不帶我也去聽聽。為了平復情緒,有個眼明手快的某乙馬上從網上搜到星雲大師浙大演講的視屏放在群裡供大家分享;緊接著某丙也心領神會地從網上找了星雲大師講的一些人生哲理和佛教小故事放進來,並作評論曰:星雲大師的智慧,不服不行。有了這些材料作由頭,群裡好不熱鬧地就星雲大師和佛教討論了好一陣子,大有枝頭春意鬧的景象。

36.人間佛教實踐的客觀化

36.人間佛教實踐的客觀化

星雲大師曾經說過,人間佛教是傳統和現代的結合,是從山林到社會、從寺廟到家庭、從出家到在家、從談玄說妙到實踐服務,所以如何將佛教傳統的精神價值具體展現在社會的各個層面,應該是未來人間佛教實踐非常重要的方向。

37.星雲大師與佛光山佛教之我見

37.星雲大師與佛光山佛教之我見

星雲大師是台灣佛光山的開山、闡教、創宗大師。他一生闡揚人間佛教,踐行人間佛教,推展人間佛教,成就輝煌,影響巨大,舉世矚目。大師曾以人間性、生活性、利他性、喜樂性、時代性和普濟性來闡釋台灣佛光山倡導人間佛教﹂的教化品格,這同樣並且應該成為佛光山的內在性格。

38.人間佛教建立人間淨土之諸問題

38.人間佛教建立人間淨土之諸問題

從一九三○年代自太虛大師一八八九—一九四七提出人生佛教、﹁人間佛教之後, 慈航法師一八九五—一九五四在星洲創辦人間佛教月刊,人間佛教自此傳播,名聲一直非常響亮,並有甚多追隨者。但是,時至今日,人間佛教的定義或界說,不論學界或各自認定的人間佛教團體﹂仍有不同說法,不但專家學者難以表明甚麼是人間佛教﹖即便對一般讀者或信眾而言,更是疑疑思思。可見,有關人間佛教本身,以及人間佛教與傳統佛教關係的諸種問題亟需探討。這是溯源尋根,看見問題,予以解決的不二法門。

39.人間佛教與傳統佛教的融和發展

39.人間佛教與傳統佛教的融和發展

星雲大師在全球範圍內倡導的人間佛教是對原始佛教和中國漢傳佛教的繼承和發展,是中國傳統文化的融和的傳統佛教的現代典範。任何思想、理論都有其穩定不變的核心內容,也有其與時俱進的創新與發展。它既是時代精神的集中體現,也是社會生活、人類歷史的超前覺悟,佛教亦然。佛教首先是佛說的言教,在印度、西域的發展姑且不言,傳入中國後,不僅有南傳、藏傳和漢傳佛教的區別,即使在漢地的移植過程中,隨著歷史的進程,在同中國本土文化的接觸中,不斷汲取儒道文化的精髓,實現了文化移植及本土化的進程,並且在不同時期表現出它的時代特徵。如初傳時期的佛道式佛教、魏晉時期佛玄式佛教、以及隋唐以下各不相同的中國化、社會化的佛教宗派和佛教思想。或入道方法不同;或判教的差異;或側重心性哲學,或推重道德倫理;或重視政治教化,均表現了修心養性,熔鑄道德,發起信心,以及積極參與的入世精神。特別至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這種入世精神尤其凝結成文化的玄珠而成引領時代發展的風尚。星雲大師正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中,高揚人間佛教,全面推動佛教現代化,並使之席捲全球的傑出代表。誠所謂觀會同而握玄珠者也。

40.星雲大師對佛教的十大貢獻

40.星雲大師對佛教的十大貢獻

星雲大師是台灣佛光山的開山,是現代人間佛教一位卓越的創立者,是具有全球聲望的當代佛教導師。大師祖籍江蘇江都,一九二七年生,十二歲在棲霞寺出家,一九四九年渡海來台灣,一九六七年開始創建佛光山道場。自一九四七年焦山佛學院畢業迄今,大師弘法已
近七十餘年。今屆九十嵩壽,仍自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以弘法為家務。大師對於佛教的貢獻和影響,不限於台灣,而及於全球各地;不限於人間佛教,而關乎整個佛教。大師對於佛教貢獻至巨,影響至深。茲摘其主要者,嘗試言之。

41.編藏與佛經翻譯──從一個研究案例說起

41.編藏與佛經翻譯──從一個研究案例說起

離開美國去香港,到了香港中文大學教書,不在中文系,也不在英文系,卻是在翻譯系。在所教各課中,有一門翻譯史。概論之後,我一定專講幾堂佛經翻譯,有兩個人更是我非常佩服而虔心講授的:一是姚秦時的鳩摩羅什,一是初唐的玄奘大師。都是從譯者與譯經的角
度切入的。羅什所譯文字典麗,讓我時常想起之前陸機的文賦與之後劉勰的文心雕龍。其華美蘊藉使繁複顯出了層次,穠麗表達了豐實。咀嚼之際,齒頰留香。玄奘大師我最初的認識,自然是來自西遊記。小時候總是奇怪:為什麼三藏師徒四人西天取經之際,穿梭西域各國邊境竟然沒有語言的問題﹖與十方土地固然溝通無礙,妖怪也講人話,雖然一言不合即打將起來。但是閱讀的重點在於行路之難與苦,所以主戲就落在為安然度過八十一難而解決問題的孫悟空身上。對三藏法師以念金箍咒來規範行者不免心生怨懟,也就不明白他從中土西行,面對黃沙與白雪的重重險阻,穿越大漠與高山,以求經弘法的初心與壯志。反而是在教佛經翻譯的課上,細細研讀他五種不翻的譯經原則,真實世界裡的玄奘大師遂逐漸浮現出來。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三藏文字的質樸,有時質勝於文,可以視為當時的翻譯體。無華是他追求的目標,與羅什的有華成了旗鼓相當的對照。譯經的手法不同,弘傳的
心志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