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歷年論文集

最新論文發表

37.人間佛教研究方法轉進芻議

37.人間佛教研究方法轉進芻議

本文旨在開展研究當代「人間佛教」發展之新方法途徑。作者認為,當代華文學術界主流研究視野,偏重於「人間佛教」思想層面之哲學理論建構,如此代表其現象層面之發展實作,如佛光山教團及國際佛光會之弘法活動,及其信徒會員的佛教教性及宗教體驗,須另闢研究方法途徑,才能張顯其理論建構之可能性;本文先行以實體觀點,重新了解「人間」及「傳統」之涵義,作為簡介當代「參與觀察」研究方法之立論前提,最後介紹一個實例,以資研究「人間佛教」發展現象理論建構之學者參考借鏡。

38.論星雲大師對中國佛教的卓越貢獻

38.論星雲大師對中國佛教的卓越貢獻

星雲大師,是當今佛教界當之無愧的高僧大德,是中國佛教界的榮耀。他所創建的佛光山事業,把中國佛教帶到了世界各地,把中國文化饋贈給世界人民。大師的佛法,是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是佛法智慧與現實生活的結合,是禪宗在當代社會的新發展。我把大師對當代中國佛教的貢獻概括為:一個核心、五大方面、四個亮點。

39.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的現代化 ――星雲大師人間佛教對中國佛教現代化 的引領示範作用

39.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的現代化 ――星雲大師人間佛教對中國佛教現代化 的引領示範作用

中國佛教要在社會中發揮全方位的正能量作用,就必須現代化。中國佛教現代化有四個基本的方面,即佛教文化社會功能定位現代化、佛教事業發展現代化、佛教管理現代化、佛教教育和人才培養的現代化。星雲大師人間佛教對推動中國佛教的現代化,具有重要的引領和示範作用,包括:第一、對佛教文化社會功能定位認識的提高澄清作用;第二、對佛教組織管理體制的規範完善作用;第三、對佛教教育和人才培養的推動提升作用;第四、對佛教事業發展的拓展示範作用。

40.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的發展 ――以星雲大師為例

40.人間佛教與中國佛教的發展 ――以星雲大師為例

人間佛教是佛教在現代的表現形式,是與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佛教和密教同等層次的佛教發展階段。近代以來,中國社會開始轉型進入現代社會,佛教作為中國文化內容的一部分,也必須從傳統走向現代,人間佛教就是其具體的表現形式。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宗教實踐,是傑出的代表,對於未來中國佛教的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啟迪意義。

41.星雲大師人間佛教與華嚴思想

41.星雲大師人間佛教與華嚴思想

本文研究主旨為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理論實踐與華嚴思想的關係。論文分為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從理論原點的角度探討二者的關係,指出圓融無礙是華嚴思想和人間佛教契合的出發點。星雲大師藉華嚴思想說明人間佛教,指「理事無礙」即是人間佛教。第二方面從深入法界的角度探討華嚴五十三參和佛光山人間佛教諸種行為和實踐之間的關係。文中認為星雲大師在不同的場合多次以華嚴深入法界、善財五十三參來說明人間佛教進行了種種活動的合理性,特別是一些表面看和傳統佛教關聯不大的行為。第三個方面從人間淨土建立的角度,說明了華藏淨土及華嚴思想都是佛光人間淨土建立的理論資源和思想背景。

42.朱鏡宙居士與中國近現代佛教

42.朱鏡宙居士與中國近現代佛教

星雲大師《百年佛緣》第50、51 節曾專門介紹近現代浙江籍的著名佛教居士朱鏡宙。在星雲大師看來,朱鏡宙的思想和立場屬於傳統派佛教,「雖然思想不同、看法不一,但為了佛法,我們還是殊途同歸啊!」朱鏡宙居士在中國近現代佛教史上有著極為廣泛的交遊,他不僅皈依虛雲老和尚,同時還與包括太虛大師、法舫法師等著名的近現代佛教改革家以及星雲大師等都
有過密切往來。朱鏡宙在中國近現代佛教史上的貢獻,正如星雲大師所說的,
主要表現為「印經廣傳佛教」、「認真弘傳佛法」。本文簡單考察了朱鏡宙學佛及弘法經歷,分析了其佛學思想及其對中國現代佛教的貢獻。透過朱鏡宙中年以後的佛教人生,我們不僅可以看到中國近現代佛教思潮發展演變的軌跡和脈絡,同時對於當代人間佛教的發展也不無啟示或借鑑意義。

43.大陸人間佛教面臨的主要問題

43.大陸人間佛教面臨的主要問題

人間佛教是目前海峽兩岸共同的佛教發展潮流,但大陸和台灣的人間佛教經歷了不同的歷史變遷,所處的社會背景和文化土壤又存在很大不同,所以在當代的發展也呈現出不同的特徵。大陸人間佛教是在傳統佛教的基本模式下逐漸展開的一種佛教發展趨勢,其所面臨的問題既和當前大陸的政治、經濟與文化有密切關係,也和佛教自身傳統因素的制約息息相關。在尋找破解大陸人間佛教諸多問題的路徑方面,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理論與實踐可以提供有價值的借鑑。

44.「人間佛教」理論難題 及其可能的解決方案芻議

44.「人間佛教」理論難題 及其可能的解決方案芻議

人間佛教的發展目前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時刻,之前人間佛教在弘法上固然有了非常好的規模,可是由於它在向知識轉化的過程中,其自覺的程度仍然有限,因此當它走向社會,走向世俗,或者說走向現代的過程,需要知識的面向,需要出自理性的思考與反省。本文對程恭讓教授有關善巧方便概念與思想的論述進行了深入的呼應,希望能在此理論基礎上,訴諸天台的理論傳統,為學界的人間佛教研究把握難題及提供可能的解決方案。

45.「人間佛教」需要「人間解釋」 ――論星雲大師對佛教的創造性解釋

45.「人間佛教」需要「人間解釋」 ――論星雲大師對佛教的創造性解釋

本文認為:佛教思想與實踐自進入中國之始就離不開詮釋的問題,佛教的詮釋思想對佛教中國化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早已成了中國佛教寶貴而深刻的記憶。星雲大師的人間佛教同樣離不開詮釋的問題。星雲大師對「人間佛教」先後有過兩個不同角度的概括,他稱之為「人間佛教的精神」或「人間佛教的宗要」,其一是「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其二是「家國為尊,生活合理,人事因緣,心意和樂」,這兩個精神或宗要,其基本含義是一樣的,都是在解釋時突出了佛教的人間性。

46.人間佛教發展過程中的民間 與民俗化問題淺論

46.人間佛教發展過程中的民間 與民俗化問題淺論

本文認為佛教的民間及民俗化問題既是現實中出現的問題,也關乎中國佛教的民間傳統承傳問題,因為這些因素已經深入地滲透在中國佛教的信仰實踐與科儀之中。因此,無論從觀念理解上,還是民俗文化的承傳保護上,都有重新審視的必要。本文為基於人間佛教審視民間化問題提供了一條原則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