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2004年人間佛教論文集——麥積山石窟藝術與人間佛教

最新論文發表

01.“人間佛教“與佛像雕塑

01.“人間佛教“與佛像雕塑

假如沒有佛教,中國雕塑史中的絕大部分內容將是一片空白。假如沒有“人間佛教“的思想,佛像雕塑亦不可能產生並發展到如此輝煌的程度。

02.《像教法化人間》一讀麥積山等佛教石窟藝術

02.《像教法化人間》一讀麥積山等佛教石窟藝術

佛教自西元前六世紀產生,西元前一世紀傳入中國,在二千多年來的弘傳中,“像教“人間法化,一直是佛教弘傳中的重要方式之一。本文試分六個音節,即:一、人間因緣產生佛教;二、應人間因緣而造像;三、像教藝術中國化;四、麥積山人格化、世俗化的佛教造像;五、像教法化善業人間;六、像教人間的現時代貢獻。

03.麥積山石窟西魏雕塑藝術風格的演化及其美學意義

03.麥積山石窟西魏雕塑藝術風格的演化及其美學意義

西魏雖然國祚不長,但統治者極力崇佛,開國元年就開窟造像,興起了麥積山又一輪開窟造像的熱潮。西魏的石窟由於再一次成為皇家石窟,所以較之北魏晚期,有了一個新的起點。與北魏年間大量的民間小窟不同,西魏伊芳始,又開始了大型洞窟的開鑿。從造像上看,也與北魏有所不同,一度又恢復了造像風格的貴族氣質。但是,西魏畢竟是北魏末期的延續,所以北魏的總體風格並未完全中斷。然后,在沿著北魏末期造像風格變化的趨勢發展到一定程度時,隨著宇文氏在政治上的複古與改革使西魏國力逐漸強大,西魏皇室更趨軟弱,西魏造像風格的皇家風範也在漸漸淡去。北周取代西魏只是政權送變的形式,而社會風氣、文化思潮與審美趣味的轉變早在西魏末年就已經開始,反映在麥積山石窟造像藝術的風貌上,便是擺脫南朝和北魏末期造像風格的影響,出現地方化的跡向,為北周風格的出現奠定了基礎。

05.秦州居民與北朝時期麥積山石窟的開鑿

05.秦州居民與北朝時期麥積山石窟的開鑿

本文立足歷史文獻和麥積山石窟的記載中透析出來的資訊,對北朝秦州和周邊地區大姓形成及其對麥積山石窟佛教造像貢獻進行一些力所能及的探討,以期解決麥積山石窟北朝石窟形成的歷史背景和周邊環境等問題。

06.人間佛教的傑作一編輯《佛國麥積山》有感

06.人間佛教的傑作一編輯《佛國麥積山》有感

就宗教、藝術、造像三者關係而言,宗教是目的(因),藝術是形式(動態的緣),造像和壁畫是載體(果)。佛教是宗教,它的教義屬於意識形態領域;但它也是一個動態實體,一個由不同時期的無數信徒,以及寺院、石窟、造像、經籍、法器、音樂等載體構成的實體。麥積山石窟7200餘身佛、菩薩、羅漢、諸天、佛弟子、供養人像都是佛教的載體,它們被虔誠地開擊、塑造、安置、供養在一起,構成了一個以說法的佛為中心,以聽法的菩薩、羅漢、諸天、佛弟子、供養人等相圍繞的佛國世界。把麥積山石窟說成是人間佛教的傑作,是一點也不過分的。

07.麥積山127窟壁畫藝術漫談(一) 一山水畫研究

07.麥積山127窟壁畫藝術漫談(一) 一山水畫研究

麥積山石窟127窟是西崖三大洞窟之一,現存壁畫數量眾多、規模宏大、氣勢磅磚、藝術水平之高、都堪稱麥積山石窟之最。本文首先對127窟壁畫進行概述,並闡述了窟內《睒子本生圖》、《薩埵那太子本生圖》等壁畫是佛教人物故事畫,它們以佛經為表現內容,以宣揚佛教思想為目的。壁畫中出現的山水,雖然是作為背景,處於故事情節的附屬地位,但是從藝術的角度來說,畫面上出現的事物,則不分主次,都具有同等的藝術價值。

09.試論麥積山石窟的維摩詰造像

09.試論麥積山石窟的維摩詰造像

麥積山為北朝禪修重地,現存的數個維摩詰造像相關石窟中,有如127窟的壁畫佈局緊湊,圖像結構頗為耐人尋味者。也有如102和123窟的圖像內容,延續當地三龜三佛傳統的有機組成,來營造立體維摩詰經變者。不論是哪一種,都可突顯《維摩詰經》對於北魏晚期到西魏時期的麥積山禪修團體之重要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