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1986 世界顯密佛學會議實錄

最新論文發表

01大乘各宗教相判釋的哲學考察

01大乘各宗教相判釋的哲學考察

教相判釋(略稱「判教」或「教判」)始於中國大乘佛學,其旨趣是在:
1.適予整理安排卷帙浩繁的漢譯經論;
2.對於佛陀在世五十年間橫說豎說的種種法門,以及多次結集以後而有的大小乘經論乃至各宗教義,予以高低優劣的評
價與定位;
3.同時標明立教開宗的本意,正面提出本宗在理論與實踐雙層所以遠較其他大小乘各宗殊勝之理。中日大乘各宗判教的規準與方式,大抵根據佛陀說法的時地、內容或儀式,以及經論典據或教主佛格(如係法身或應化身) 等等;各宗判教的爭長競短,充分反映出各宗個別的基本教義,以及各宗對於佛法與佛教根本精神所具有的理解與詮釋雙層的殊異所在。

02禪與密——論拉薩對辯所反映的文化問題

02禪與密——論拉薩對辯所反映的文化問題

西藏佛教起步時(公元七-八世紀),同時向中國、印度迎請大師入藏弘法,但並未意識到中、印兩國佛教在漫長的歷史行程中已經分別開出不同的形態。印度佛教是瑜伽-中觀學派和密宗。中國佛教則是禪。這兩個不同性質的佛教同時傳進西藏,結果引起論爭,在藏王主持下, 雙方展開一場歷時三年的對辯。對辯結果,代表中國禪宗的摩訶衍失敗了,被迫返回內地,西藏佛教自此以密為主流。
許多學者認為:拉薩對辯是顯密之爭,或頓漸之爭,或大小乘之爭。從內容看,諸說各有理由,本文作者不擬加以討論。本文欲從文化史立場,指出禪、密發展的不同脈絡, 以供學者重估拉薩對辯的意義。

03從宗教哲學看顯密融合之展望

03從宗教哲學看顯密融合之展望

本文旨在從人類文化、宗教、哲學所匯聚而成之宗教哲學史之軌跡,來看顯、密佛教融合之展望。其次現代人文、社會,以及顯、密兩宗宗教心態,亦影響兩宗之融合。

04佛教與當代美國思潮

04佛教與當代美國思潮

本文旨在引述當代西洋--尤其是美國--的一些心理學家、物理學家、基督教神學家,以及文、史、哲學家的著作,藉以將過去三十年來東方宗教--尤其是佛教--對美國文化各層各面所產生的影響做一個綜合性的評介。

07宗喀巴師徒三尊對《般若波羅蜜多》的詮釋

07宗喀巴師徒三尊對《般若波羅蜜多》的詮釋

在佛學的領域裡,〈般若波羅蜜多〉(以下簡稱般若)是頂重要的一個名相,幾乎所有《般若經》的論釋都會或詳或略地討論它。在印度和西藏,《現觀莊嚴論》是最受重視的一部
《大般若經》釋;這一點可從此論現存註疏的數量看出。西藏格魯巴初祖宗喀巴及其二位高足--賈曹和克主--三尊,也著有關於《現觀論》的註疏;其中對於〈般若〉一詞也都有所詮釋,惟獨立論的著重點各有不同。

08禪淨二宗的精神特色

08禪淨二宗的精神特色

一、淨禪二宗的基本理論-分別「淨土」與「明心」
二、淨禪二宗的實踐方法-分別「口唸」與「心悟」
三、從心理學的觀點論淨禪二宗的特色
四、從社會學的觀點論淨禪二宗的特色
五、淨禪二宗在現代社會所顯示的功能價值

09禪宗的精義及其發展

09禪宗的精義及其發展

禪宗是佛教宗派之一,以後由附庸而蔚為大國,發展至今,形成了流佈全世界的趨勢,而其影響,除亦廣及文學、哲學、藝術, 所以其重要性遂漸受到學術界的注意及重視。筆者多年以來,於禪學頗有鍥而不捨的執著,雖僅止於文字智解的層次,但在「第二峯頭,却容私會」的情況下,頗有一愚之得的闡揚。本文以禪宗的精義及發展為題,以期提要鈎玄,有扼要的探論及結果。

10論中國禪的「平常心是道」與新儒家之「增益的執著」

10論中國禪的「平常心是道」與新儒家之「增益的執著」

中國禪所倡導的「平常心是道」,意味著一個人必須忠實地面對外在的世界。外在世界不管是什麼樣子,每一個人都應該依照它的「本來面目」,來觀察它、對待它,而不加上個人主觀的感情,來歪曲它。作者以為,「平常心是道」的這一禪風,乃是『楞伽經』的「佛性」思想與『般若經』的「法空」思想,所衍生出來的綜合性思想。這一綜合性的思想,可以對治當前中國社會的弊病。
當前中國社會的某些弊病,是由「新儒家」思想家所引生的「增益的執著」。宋明以來就籠罩著中國思想界的「新儒家」思想,往往不依世界的「本來面目」來對待它,相反地,刻意地用主觀的道德意識,來詮譯客觀的世界。在這一詮釋之下,只有合於「新儒家」之道德標準的事物,才是有價值的;其他無關於道德的事物,成了次要的、甚至罪惡的
存在。這是現代中國社會之所以崇拜權威、注重教條,乃至生活刻板,無有藝術情操的原因。
作者以為,「新儒家」所帶給當前中國社會的「增益的執著」,中國禪的「平常心是道」,正好可以做為這一缺失的針砭和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