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佛光山人間佛教研究院
登入/ 加入會員 登入/ 加入會員

普門學報

最新論文發表

弘一大師書信考(三)

弘一大師書信考(三)

目前輯錄弘一大師書信的書籍主要有《弘一法師書信》、《弘一大師全集.雜著卷、書信卷》和《弘一大師李叔同書信集》。《弘一法師書信》由林子青編,《全集》亦由林子青任編輯委員會主任,且出版年代較《弘一法師書信》晚,故只以後者為討論對象。 由於弘一大師寫信有些只註月日,有些不註月日,但一般不註明年代和寫信地點,所以其書信的編輯者僅憑考證來註釋年代、寫信地點。但二書信集所註寫信年代和寫信地點有較多的訛誤,二書的標註也有較大的差異。若要準確論述弘一大師的生平,必先對此兩種書信集中的註釋差異作一次比對、認定和校正。以下分別研究,並分「考證」、「存疑」二類,以求教於方家。

佛教的自我教育與生活實踐─以天台宗二十五方便為例

佛教的自我教育與生活實踐─以天台宗二十五方便為例

人類從小到大就不斷地自發性的自我認知、自我學習、自我修正,以解決在成長過程中所遭遇的種種困境與疑惑,只是每個過程的學習對象或目標有所修正罷了。從自我認知「我 可以將自己塑造成什麼樣的人?世界與自我是什麼樣的關係?」到自我學習、修正,就是一個全程自我教育的過程。 雖然,佛教說「無我」,似乎與「自我學習」等概念相互違背,但別忘了佛教未曾離開人間,而說「人成即佛成」。此中的「人成」不是指他人,而是指「如佛一樣成就的『自我』」。 想要如佛陀一樣,必先要知道佛陀是如何成就的方法,再起而效法之。而「無我」正是要破斥有一夜郎自大、固步自封的「自我」;要強調有一願意反省、修正、開發潛能的自我,成為一位既善於調御自我,也善於引導他人的「覺者」,此「覺者」即是「佛成」。至於,成就「覺者」的方法可散見於三藏十二部,這種學習不是知識的累積,而是生活的實踐。 本文以天台智者大師「二十五方便」來談佛教自發性的自我教育觀是完成自我的基礎,因為「人成」無它途,只有從自我改變開始。當代西方思潮有逐漸向東方思想靠攏的趨勢, 故本文也藉由傅柯的「自我技術」與賴爾的「實踐之知」來談佛教徒日常生活中自我教育對佛法實踐的重要性,也是「成佛」之全人格教育的起點。

關於《轉法輪經》(二之二)

關於《轉法輪經》(二之二)

所謂轉法輪,廣義來說是指釋尊一生說法的全部,但《轉法輪經》這部經典是釋迦牟尼佛最初所轉的法輪,即是對五比丘最初說法的經典。對佛教徒而言,因為這最初的說法是更應具紀念性及重要的事跡之一,所以《轉法輪經》直至後代仍廣為流傳、為人所知。

人間佛教與佛教人間倫理觀

人間佛教與佛教人間倫理觀

Humanism及Humanistic這兩個用語,在星雲大師所傳授的教法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從某一方面來說,此二用語直指釋迦牟尼佛教法之精髓;但在另一方面,這兩個辭語也蘊涵中國佛教之教義和修持,曾因某種原因悖離了佛陀的本懷。除了Humanism及Humanistic被視為具有矯偏導正的作用之外,這兩個用語於中文語意中雖不會,但在英語中,卻會和在西方普遍流行的世俗人本主義(secularhumansim)相互混淆。在比較研究之後,將發現這兩者之間的共通性大於原先的想像。 本論文亦同時探討「人間佛教」之「人間性」特點(“Humanistic“ Buddhism)及其與基督教東正教派《正統基督教教義》內容之相似性。

人間佛教思想在高科技社會的切入點

人間佛教思想在高科技社會的切入點

人間佛教具有現代化的前瞻思想,因此在高科技社會中具有「功能性」、「昇華性」、「日常性」與「連貫性」的重要價值。或謂本文偏向於「世間法」,然而「佛法世間成」, 層層理論可以在契入之後,應機觀教,畢竟,創造「人間淨土」是人間佛教最有效率的願景。 至於行動上,以組織力量,在各方面推廣執行,仍賴十方有心人,砥勵切磋,發揮所長,齊心合作。

論中國佛教倫理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論中國佛教倫理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隨著世界經濟的全球化,現代社會、人類心靈的困境也全球化,人類迫切需要一個賴以安身立命的倫理基礎以樹現代人群、現代人生的共同的責任和義務。 伴著全球經濟一體化及全球文化交融的歷程,有識之士提出了建立全球倫理(世界倫理、普世倫理)的構想。世界各大宗教和倫理傳統中都有為現代倫理可資利用的精神資源,就中華文化傳統而言,中國佛教倫理的思想資源不可忽視。本文力圖以普世倫理構想為背景,探討中國佛教倫理的思想及特質,並繼而申明佛教倫理思想的普世意義、現代意義。

佛教史上的改革創見大師(上)

佛教史上的改革創見大師(上)

本文的主旨,即希望透過古今高僧大德,舉凡在弘揚教義、改革教制、從事社會教化有建樹者,以他們的行誼做為今日佛子學習的榜樣,希望大家奮起,勇於改革,不革新則佛教 無以進步。

佛教海上南傳中國之探討

佛教海上南傳中國之探討

佛教傳入中華大地的時間、路線一直是學界探討的話題,古史也有許多不盡相同的記載。可是從海上傳入中國的論點沒有得到重視,過去我們的研究也過於重視標誌性事件的探討。翻開史書,漢代中原與交州地區在政治、經濟上的聯繫,也隨交通的發達日漸頻繁;對外聯絡的加強,海上道路的打通,開闢了中國南方與印度乃至羅馬的海航線;外來僧人以及華籍信眾在南方的影響,使佛教從海上入中國成為可能。

從敦煌吐魯番所出早期寫經看佛教的東傳西漸

從敦煌吐魯番所出早期寫經看佛教的東傳西漸

魏晉時期是佛典在中國大翻譯、大傳播的時期,它一直延續到南北朝。這些早期譯出的佛經寫本,在內地是早已散失殆盡。然而,在敦煌、吐魯番出土的古本寫經中,尚有一些遺 存,由此,人們往往以為佛教及其經典傳入中國,首先是由中亞傳到吐魯番、敦煌,接著到河西,然後再傳到中原,這是一種誤解。實際情況是:佛經的東傳,首先是到達當時的政治中心洛陽、長安,而後再逐漸流布到河西、敦煌以至吐魯番,呈現出佛教經典東傳後再西漸的過程,下面擬對這種過程作一點概略的考察。

唐代佛教寺院土地買賣的法律文書初探

唐代佛教寺院土地買賣的法律文書初探

寺院土地是唐代土地的一個組成部分,也是唐代寺院經濟的重要內容。近年來,隨著敦煌吐魯番文書的出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土地買賣的文書,這些珍貴的材料不但有助於我們 瞭解唐代土地買賣的真實情況,也有助於我們對唐代寺院內部的經濟運作提供第一手資料。